www.530281.com-www.530283.com-18088361110

股票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股票 > 董登新:中美股市动荡对养老金影响的差异比较

董登新:中美股市动荡对养老金影响的差异比较

意见领袖丨全球KOL聚焦金融大动荡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董登新

  各位专家,各位同仁,我在武汉向大家问好!首先,我要感谢董克用教授及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团队,为我们提供了这次十分难得的交流机会。

  刚才来自美国的郑总和林总给我们分享了华尔街视角的观点,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中美股市动荡养老金响的差异比较”。我的PPT只有三张图和两张表。

董登新:中美股市动荡对养老金影响的差异比较

  大家先看第一张图,最近美股24个交易日完成了“万点暴跌”、牛熊反转的初级目标,这与我在去年12月中旬的预测是一致的。华尔街称这次股灾是百年未遇的,并认为其严重程度超过了1987年的股灾和1929年的股灾。我认为,“十年一个周期”是本轮美股暴跌的最重要原因,也称为周期性危机,但原油价格暴跌及新冠疫情扩散,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根据美股牛熊交替规则,我预测美股本轮熊市周期大约为两年左右,但华尔街标准为17个月或18个月左右。我认为,美国本轮熊市底部乐观预测在12000点左右,悲观预测则在1万点左右。

  那么,如此巨大的股市波动,美国养老金资产是否会缩水?答案是肯定的。大家知道美国公共养老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是不入市的,因此,它不受股市波动影响,但美国庞大的私人养老金则会受冲击。本轮美股“万点暴跌”,道指最大累计跌幅达到了36%,即便美国市值最大的十只股票(如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等),其最大累计跌幅均超过了20%。因此,保守估计,美国私人养老金账面市值缩水至少应在2万亿美元之上。

  不过,这种账面浮亏也许只是暂时的,随着缴费基数的提高以及缴费增量的趁低建仓,当两年左右的美股熊市过去后,美国私人养老金资产很快又会步入快速增值通道。也就是说,私人养老金并不介意用两年短熊置换十年慢牛,因为它是真正的长期机构投资者,它更关心的是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的长期平均投资收益率,因此,私人养老金的投资组合不会因为牛熊反转而大动干戈地作出调整,这正是美国股市的精神支柱和中流砥柱。

董登新:中美股市动荡对养老金影响的差异比较

  请大家看第二张图,这里有四条曲线:美国GDP、美国私人养老金、美国公募基金净资产以及美股总市值。这四根曲线近40年的走势具有极高的相关性,它正好反映了美股做大做强的历史轨迹、基本逻辑及动力机制。

  事实上,40年前,也就是20世纪70年代前,美国股市也是一个典型的“散户市场”,规模狭小,市场波动毫无规律可言,那时的美国股市啥都不是。

  然而,20世纪70年代末,欧美经济的私有化、自由化浪潮,有力推动了美国私人养老金的大跨越、大发展,而公募基金则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这使得私人养老金与公募基金二者双剑合壁,共同构成了美股最重要、最庞大的两类机构投资者,而且是长期机构投资者,这正是美股“去散户化”,并不断做大做强的根本动力。正因如此,直至20世纪80年代,美股才开始形成了清晰可见的“慢牛”、“短熊”的市场格局。

  下面我给大家看一组很有趣的数据:

  1980年美股总市值刚刚逼近一万亿美元大关。这是什么概念?相隔十年后,1990年中国A股市场正式开门营业,这就是中美股市最初的差距:一万亿美元与零之间的距离,仅相隔十年!也就是说,那时的美股规模也不大!

  1981年,美国私人养老金与美股总市值双双站上1万亿美元大关,美国公募基金净值仅为2400亿美元;

  1993年,美国私人养老金与美股总市值首次双双站上5万亿美元,公募基金净值首次突破2万亿美元大关;

  1996年,美股总市值首次超过美国GDP(8万亿美元),这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1998年,美国私人养老金与美股总市值首次双双突破10万亿美元,公募基金净值首次突破5万亿美元;

  2013年,美国私人养老金与美股总市值首次双双突破20万亿美元,公募基金净值首次突破15万亿美元;

  2019年,美国私人养老金与美股总市值首次双双突破30万亿美元,公募基金净值首次突破20万亿美元。

  这是巧合,还是必然?请看第一张表。

董登新:中美股市动荡对养老金影响的差异比较

  3亿美国人拥有32万亿美元私人养老金,占GDP的比重超过150%,与美股总市值大体相当。这是一个需要二、三十年乃至更长时间积累的庞大长期资金,尽管美国人不存款、不囤房、甚至不炒股,但他们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私人养老金储备,这是美国人消费自信的真正原因。

  更为重要的是,这32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直接购买并持有了10万亿美元的公募基金,占公募基金总净值的约一半,大致相当于美国股票型公募基金的规模。这是美国公募基金的最大支撑,而且这十万亿美元是真正的长期资金。正是如此庞大的私人养老金和公募基金,才能撑起美股长达十年的慢牛、长牛。这正是美股的自信与自负。

  当然,反过来,美股慢牛、长牛也为美国庞大的私人养老金的长期积累及保值增值提供了强大的信心支持和物质保证。

  相比之下,由于我国私人养老金(包括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及个人养老金)起步较晚,14亿人口仅有2万亿元人民币的私人养老金储备,当然,中国家庭还拥有大量房产和存款,但这些尚不能转化为资本市场的长期资金。

董登新:中美股市动荡对养老金影响的差异比较

  请大家看第二张表。由于缺乏庞大的长期资金支持,中国公募基金无法发挥长期机构投资者“中流砥柱”及“压仓石”作用,反而为了生存变成了“大散户”,这导致了公募基金的恶性循环:股票型基金不断萎缩,而货币基金却野蛮生长,这是基金资源的浪费与低效。

  公募基金是连接私人养老金与股市的重要纽带。与美国相比,我国公募基金至少有三大软助和短板:

  (1)我国基金公司规模偏小,比方,我国前三大基金公司各自管理的总资产刚刚跨过一万亿元人民币,而美国最大基金公司黑石基金(Black Rock Funds)管理的总资产高达近7万亿美元。

  (2)我国公募基金总体规模(总净值)仅占GDP的13%左右,而美国公募基金净值与美国GDP规模基本相当。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