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30281.com-www.530283.com-18088361110

自媒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自媒体 >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近日,一组“疫情之下的XXX(某个境外国家)”公众号推文合集在网络上刷屏,引发网友强烈关注。这批虚假文章是如何批量生产出来的?对社会将产生哪些危害?此类自媒体乱象该如何治理?传播君为你复盘。
系列虚假文章出自谁手?
疫情之下的阿尔及利亚:店铺关门歇业,有家难回,在阿尔及利亚待着太难了!!》《疫情之下的印尼:店铺关门歇业,有家难回,在印尼待着太难了!!》……2月22日至3月16日,“掌上柬埔寨”“掌上莫斯科”等几十个微信公众号发布多篇雷同文章。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这些文章以华人口吻讲述“国外疫情下的困境”,均以“疫情之下的××国:店铺关门歇业,在××华商太难了!”为题,如套公式一般,仅将地名、人名和行业进行更换后再次发布。
据上游新闻报道,这些微信公众号的账号主体为福建省福清市的三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分别为郭红、薛育明、郭仕强(郭红哥哥)。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制造这一系列虚假文章背后的人或是郭红。有网民调侃:一个“郭红”,炮制了你朋友圈所有的“世界失控”。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3月19日,郭红丈夫薛育明对此回应称,假消息与妻子无关,都是自己一手策划的,目的是为了提高阅读量和涨粉。薛育明在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表示,2月下旬,他在网上看到类似文章后,便产生了借助“疫情”涨粉的想法。于是,他和员工炮制了数百篇“华商太难了”的文章。
另据上游新闻报道,郭仕强介绍,妹夫薛育明出生于1990年,是自媒体从业者。福清是华侨之乡,有很多个华侨微信群。在第一篇文章发表后,薛育明便开始向各个华侨微信群推广。而之前,他们更是用同样的方法炮制了一系列“世界失控了”的文章。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如何批量生产这么多高度相似的文章?
澎湃新闻将发布在“埃塞尔比亚华人信息港”公众号上的《留在埃塞俄比亚的华人华侨:囤积食物自我防护,思来想去还是暂时不回国好!》和发布在“匈牙利便民信息港”公众号上的《留在匈牙利的华人华侨:囤积食物自我防护,思来想去还是暂时不回国好!》上的这两篇文章进行比较后发现:
批量生产疫情文章的要点是修改地理信息、人物经历。
基本修改点
大洲、国家、城市在内的地理信息
衍生修改点
天气,依据地理信息
其他修改点
人物经历的处理比较草率,仅修改姓氏、性别和行业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此外,这些经过复制、粘贴的文章会按照一定的时间规律进行发布。
各相关方如何处置此事?
01
管理方
3月19日下午,福清市网信办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已经约谈“华商真难”系列文章发布方的负责人,目前,公安机关也已介入调查此事。同时,福清市网信办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处理结果暂未出来。
02
平台方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对此,微信方面表示,此类文章涉及夸大误导,违反《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微信已删除相关文章近100篇,封禁3个主体下的50个违规公众账号。微信方面强调,对于昵称涉及不正确使用国家名、地名的70个账号,也统一清除昵称处理。
依据
这类文章违反了《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4.11条,即不得发布标题涉及国内外政治、军事、经济、国家政策的虚假/夸大内容,如:吹嘘发生战事、过度曲解政策、传播虚假政策等。对违规情节较轻的公众号,将对其名称、头像、功能介绍、图文消息等违规点进行处理;情节较重的,将限制其账号群发、关注、分享、搜索等功能,或直接限制账号使用。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如何评价自媒体的批量造谣行为?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网络新媒体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教授、博导孟威看来,这种批量炮制是网络谣言传播的一种套路化手段。
一方面,此次事件呈现出的是思想观念的问题,即自媒体通过批量化生产迎合受众某种观点和心理倾向的内容,操控信息覆盖用户认知,制造出舆论一边倒假相,影响用户做出正确舆情判断和行为选择。
另一方面,其背后也隐藏着生产者的商业化动机。谣言操作简便,在短时间内容易吸引受众注意,刷出存在感,能更快实现流量变现,这是一种商业利益驱动下的野蛮营销。

借“疫情”涨粉?自媒体“批量造谣”,该整治了!

借助“疫情”涨粉批量造谣有哪些危害?
毫无疑问,在全球疫情蔓延这个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下,人们更渴望得到真实、准确的消息,这批自媒体批量炮制虚假信息的造谣行为实在可恨,已然对社会造成了诸多不良影响。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文史教研部高级经济师郭全中表示,
大量的虚假信息使得用户难以有效获得真实信息,进而对事件造成误判。这些虚假信息形成了信息噪声,不利于真实信息的传播,有可能导致整个社会恐慌和对媒体信任感的降低。此外,编造系列假新闻也有可能对国家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孟威也表示:
谣言耗费了媒体平台资源,浪费了公众注意力,造成更多人的认知干扰和混乱,增加了疫情舆论辨析的社会成本。
谣言的批量再生也是滥用话语权的表现,是对抗互联网法治言论环境的表现,对文明健康的互联网内容生态造成冲击。这种行为也连带损害了传播平台和其他自媒体的社会评价,属于一种自媒体“自残”行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