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163366.com-缅甸迈扎央新百威-17587102888

网球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网球 > 网球人才培养体系呈现多元化趋势——中国网球孕育“下一个李娜”

网球人才培养体系呈现多元化趋势——中国网球孕育“下一个李娜”

(《中国青年报》慈鑫)2019年对于大赛成绩沉寂了几年的中国网球来说应该会成为转折之年。1月的澳网,张帅搭档斯托瑟夺得澳网女双冠军,终于打破了中国网球长达5年的大满贯冠军荒;北京时间6月9日晚结束的法网,段莹莹/郑赛赛获得女双亚军,这是中国网球自2006年的郑洁/晏紫之后,时隔13年迎来的又一对闯入“大满贯”赛事双打决赛的中国大陆组合。

  2014年,当李娜宣布退役之时,人们对中国网球“何时出现下一个李娜”并不乐观,甚至有人预言,可能百年之内中国网球都不会再有下一个李娜。

  但仅仅5年之后,很多业内人士就改变了看法——中国人应该不用等太久就会看到下一个李娜。这一切都与中国青少年网球运动的迅猛发展有很大关系。

   中国网球人口基数增大

  5月初的北京光彩网球中心,到处可见背着网球包的少年男女和他们的父母,“郑洁杯”青少年网球比赛(北京站)当时正在那里举行。

  作为中国网球昔日“金花”之一,郑洁早在退役前就涉足了青少年网球领域——“郑洁杯”青少年网球赛就创办于10年前。

  郑洁近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10年前,国内的青少年网球赛事还很少,创办“郑洁杯”的出发点,也是希望给青少年网球选手增加一个比赛机会。10年后的今天,国内的青少年网球赛事已经很多,“郑洁杯”的使命也从弥补国内青少年网球赛事的不足,变为通过赛事与家长们建立更密切的沟通、交流、接触渠道,以便更深入了解中国青少年网球现状。

  说到国内青少年网球比赛数量的增幅,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青少部主任陈亚林透露了这样一组数据:从国内A级青少年网球赛事的数量看,2018年是四五十场,今年将达到200场。A级赛是中国网球协会主办的青少年网球赛事,以下还有省市、社会俱乐部等机构举办的青少年网球B级赛、C级赛,它们的数量比A级赛更多。

  国内青少年网球赛事快速增长的背后,是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学习网球以及青少年网球培训活动的火爆。

  中国网球协会在2015年成立了少儿网球发展联盟,其个人注册会员的数量增长幅度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国内青少年网球运动突飞猛进的发展速度。根据中国网球协会少儿网球发展联盟在成立第一年的工作报告,2015至2016年度,联盟共有个人注册会员3300余名,据陈亚林介绍,到2018年,中国网球协会少儿网球发展联盟的个人注册会员已达2万余人,3年的时间,人数就有了近6倍的增长。

  Tennis123分级赛创始人、资深网球评论员汪俊表示,中国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学习网球,一方面是因为一部分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的中国家庭为了让孩子锻炼身体,同时又考虑到孩子未来出国留学的需要,倾向于为孩子选择在西方国家具有主流地位的体育运动,网球就是最受追捧的运动之一;另一方面,以李娜为代表的中国金花创造的优异的国际大赛成绩,对网球运动的推广也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网球少年的偶像:李娜

  在北京著名的地标建筑——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的二层,有3片室内网球场。工作日的白天,这里显得有些冷清,但每到周末,这里就是几十个孩子学习网球的课堂。北京思瑞伦网球俱乐部创始人、原北京网球队队员储楚在2012年退役的时候选择了青少年网球培训作为自己的创业方向,她说自己很幸运,享受到了李娜在2011年首次夺得大满贯女单冠军后给网球带来的巨大轰动效应。

  储楚在1998年开始学打网球,2001年进入北京队。储楚回忆,那个时候,网球对于自己身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一项陌生的运动,很少有人打网球和谈论网球。

  网球从冷门变为热门是一个逐步改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始自2004年的李婷/孙甜甜夺得雅典奥运会网球女双冠军,其后包括一系列事件:从2006年郑洁/晏紫首次夺得大满贯女双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李娜、郑洁/晏紫分别夺得网球女单第四名、女双铜牌,再到郑洁、李娜在大满贯赛事上闯入女单四强、决赛,直到2011年李娜首次捧得大满贯女单冠军,书写了中国乃至亚洲网球的历史。

  中国网球这一系列的成绩突破就像一部渐入高潮的电影,使得老百姓对网球的认识逐渐加深,让中国网球的一个个不可能变为可能。这一过程到2014年李娜第二次夺得大满贯女单冠军和退役而止,形成了长达10年的中国网球黄金时代。

  这期间,大小规模不等的国际网球赛事也在中国频频落地,进一步助推了网球的发展,如中国网球公开赛、ATP大师赛等。10年时间,以打造第五大满贯为目标的中国网球公开赛从需要组织观众观赛到一票难求,见证了国人对网球的热情不断高涨。

  在与网球少年及他们的家庭接触中,储楚发现,李娜的夺冠对孩子的心理产生了明显的榜样示范效应——如今,打网球的孩子无人不知李娜,其中很多人都以李娜为榜样。

  被业界认为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李娜的中国网球新星王曦雨,也曾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她的偶像是李娜。王曦雨在2018年夺得美国网球公开赛青少年女单冠军,这是中国选手首次夺得大满贯赛事的青少组单打冠军,对于国内青少年网球选手的培养工作来说,也是一个里程碑事件。

  李娜的成功让更多中国网球少年的家长开始相信,如果自己的孩子有网球天赋,那么,支持孩子走职业网球这条路未尝不是一种合适的选择。

  青少年网球培训社会力量崛起

  2011年李娜首夺大满贯女单冠军,是中国网球真正从一个小众的冷门项目,彻底变为全民皆知的热门体育项目的标志性事件。陈亚林表示,社会力量对网球的关注有了明显变化正是从2011年李娜夺冠开始的。

  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也是在2011年之后,储楚发现国内的体育器材装备厂商推出了儿童用的网球拍,这为网球运动进一步走向儿童、特别是低龄儿童创造了条件。储楚记得,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的青少年网球培训也是用的成人球拍,因为国内没有厂商生产儿童球拍,而低龄的幼儿根本拿不了成人球拍,所以国内的网球启蒙通常都在孩子七八岁之后,而国外往往从孩子四五岁就开始了。

  储楚在2001年刚刚成为专业队运动员时,根本没想到网球日后会那么火爆和自己退役后会以网球培训为事业方向,她对网球趋热的最初印象来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越来越觉得网球场地不好订了,以前网球场地根本不需要提前订,都是随到随打,但是2008年之后明显感觉到,热门的时段如果不提前预订根本订不上场地。”

  这是国内网球趋热的另一个背景——北京奥运会的举办促进了全民健身热潮的兴起,人们对体育运动的关注度、参与度明显提升,这直接影响到了家长对孩子参与运动的支持度。

  从场地越来越难订,再到身边逐渐开始有亲朋好友询问怎样让孩子学打网球,储楚预感,网球在中国要火。

  2011年,李娜首夺大满贯女单冠军后不久,距离储楚退役还有一年,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退役后的创业方向将是青少年网球培训。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