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163366.com-缅甸迈扎央新百威-17587102888

玩家

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 > 玩家 > 深交所四次函问中潜股份 资本玩家仰智慧入局

深交所四次函问中潜股份 资本玩家仰智慧入局

  2020年的第一妖股中潜股份(300526.SZ)暴涨暴跌之后又被监管质问。这已经是本月中潜股份收到的第4封关注函。

  4月17日,中潜股份在回复关注函时表示,近期,公司股价波动较大,市盈率显著高于同行业多数上市公司水平。根据最近一期财务数据,公司股价存在偏离公司基本面的风险。

  此前,中潜股份因收购大数据空壳公司、跨界并购A股热门的芯片概念项目等行为已经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公司董秘张继红还因此引咎辞职。

  针对收购空壳公司以及股价大幅上涨的原因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中潜股份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回复。

  自2019年7月25日中潜股份发布收购大数据公司公告后,至2020年4月3日股价的最高位,中潜股份股价累计上涨近900%。在此期间,中潜股份先后发布三个收购计划,其中有两个收购标的为空壳公司。此外,中潜股份大股东也出现了变化。

  一元收购“自愿”披露股价倍涨

  在给深交所的最新回复中,中潜股份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及上下游供应商复工复产延迟,造成公司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000万~250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76.09万元。

  近期,公司股价波动较大,市盈率显著高于同行业多数上市公司水平。根据最近一期财务数据,公司股价存在偏离公司基本面的风险。

  中潜股份2016年8月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2019年7月拟收购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海慧玉”)100%股权,交易作价为1元。据了解,北海慧玉成立于2019年4月,号称是一家以互联网信息技术、大数据技术为主营业务的企业,截至6月30日,其总资产、总负债和净资产均为0元,上半年营收和净利也是0元。不过,由于交易对手方去世,导致股权转让无法执行,中潜股份不得不终止这次收购,此后中潜股份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并引入北海慧玉原核心团队,继续孵化大数据服务业务。

  该收购公告发布后,中潜股份的股价从20多元涨到近40元/股。

  2019年9月27日,中潜股份再次披露1元收购上海招信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招信”)50%股份的计划。收购的原因是为了与北海中潜产生协同效应。上海招信的全资子公司苏州森瑞特苏州森瑞特黄金珠宝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森瑞特”)是一家在黄金领域为用户提供全黄金产业服务的公司,计划为场内黄金投资交易业务拓展大数据技术应用场景。

  与北海慧玉类似的是,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海招信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为0元。

  在4月6日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中潜股份表示,2020年初大规模暴发的疫情对北海中潜的既有存量业务开展产生较大不利影响,2月及3月该公司均未实现销售。2月,北海中潜的主要人员已向北海中潜递交辞呈,北海中潜亦已停发上述人员的薪资,北海中潜的业务已处于停滞状态,未来不排除最终出售北海中潜资产的可能性。而北海中潜自成立至今只有一个客户。

  此外,中潜股份表示,北海中潜业务的停滞导致其与苏州森瑞特的业务整合也受到了影响。为避免上市公司利益受到损害,3月起上市公司正在积极寻找合作方,在不损害上市公司及全体中小股东利益的前提下拟将上海招信及苏州森瑞特进行出售。

  上述两项收购计划看似失败,但中潜股份却是“赢家”——收购空壳公司实际使用资金较少,股价更是一路上升约3倍。更值得注意的是,两项收购计划均未达到信息披露标准,为中潜股份的自愿性信息披露。

  今年3月,中潜股份第三次推出重组计划,拟耗资2.7亿元收购合肥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存储”)超过80%股权而后者2019年度和2020年1~2月净利润分别为-810.02万元、-250.96万元,净资产分别为1.46亿元、1.44亿元。

  消息公告后中潜股份连续涨停,整个3月累计涨幅超过150%。4月3日,中潜股份股价最高上涨到219.48元/股。

  也正是此次收购让中潜股份引起了监管的注意。4月3日当日,中潜股份即收到深交所问询函,了解大唐存储的收购情况。就现金收购的资金来源问题,中潜股份表示,本次收购预计所需资金约2.2亿元。资金来源为公司自有、自筹资金。其中,自筹资金拟通过银行并购贷解决60%。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中潜股份流动负债合计3.5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12亿元。而公司长期借款1.19亿元。账上现金仅为0.28亿元,其流动比率和速动比例双双低于1,公司偿债风险较高。

  中潜股份第一大股东为深圳爵盟管理咨询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爵盟”),持股比例31.81%。中潜股份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为张顺。如今,深圳爵盟有11.63%的股份处于质押状态。

  在给深交所的最新回复中,中潜股份对此提示风险称:本次股权收购事项尚需进行全面尽职调查、审计和资产评估。本次股权收购事项可能存在自有、自筹资金不能按照交易协议约定正常支付交易对价的风险。

  截至目前,4月中潜股份共收到4封深交所关注函,要求中潜股份说明其三次收购计划以及新股东的具体情况。

  私募提前集中潜入

  在一系列收购计划、股价狂飙之前,一家私募机构已经悄然入场。

  2019年11月4日,中潜股份公告称,从2019年5月9日开始,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泽盈”)通过旗下多只私募基金曾16次买入中潜股份,到2019年10月30日持股比例达到5.71%。增持均价是29.88元,以4月3日当日最高价219.48元/股来计算,北京泽盈盈利近10倍。此后,北京泽盈对中潜股份进行了三次小规模增持。截至4月3日,累计买入37.13万股,买入均价42.91元/股。截至目前,北京泽盈合计持有中潜股份1011.61万股,占中潜股份总股本的5.93%。

  2019年8月,中潜股份第一大股东爵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爵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股转让给刘勇,转让价格为24.498元/股,转让总价款为3.91亿元。转让完成后,刘勇持有中潜股份9.38%股权,香港爵盟持股24.46%成为中潜股份第二大股东。同年9月,香港爵盟股东方平章、陈翠琴(夫妻),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分别将其持有的香港爵盟100%股权转让给仰智慧,转让价款为4873万美元;股份转让完成后,仰智慧持有香港爵盟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中潜股份24.46%的股权。公开信息显示,仰智慧是资深资本玩家,早年倾向于A股市场布局,而后转战港股。

  股价暴涨期间新股东接连入场,新股东与中潜股份是否存在利益纠葛?对此,在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中潜股份称,三者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

  万得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30日,中潜股份前四大股东持股比例合计达71.36%。同时,中潜股份的股东数量不断下降,2019年6月30日其股东数量为12342户,到2020年3月20日仅3900户。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