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163366.com-缅甸迈扎央新百威-17587102888

家居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 > 家居 > 深圳:PLAY TIME玩乐时间

深圳:PLAY TIME玩乐时间

深圳:PLAY TIME玩乐时间



 在一“域”之地,洞“见”湾区八大城市设计魅力。

6月12-15日,由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与粤港澳大湾区设计产业联盟主办的“设计IN湾区”主题展,将以“湾区·域见”为主题,集中展现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的设计实力和城市魅力,以创意型展览、面对面交流等形式推动设计与家具领域的合作共融,共同促进产业发展。

香港、澳门、深圳、广州、东莞、佛山、中山和珠海8大城市的19位设计师共同作为策展人,将以独特的设计创意,展示他们眼中这座城市的魅力和对这座城市未来探索的预见。

深圳城市展主题:PLAY TIME玩乐时间

主导单位:SIID深圳市室内建筑设计行业协会

策展人:葛亚曦、李宝龙、柴玉珊


深圳:PLAY TIME玩乐时间


深圳:PLAY TIME玩乐时间


 

葛亚曦

中国著名室内设计师

LSD&再造创始人

艺术总监深圳市室内设计协会轮值会长

SIID深圳室内建筑设计行业协会副会长

Q1:请用几个关键词表达你所理解的深圳城市精神?

 

葛亚曦:包容,行动,效率

Q2:为什么会想到用“PLAY TIME玩乐时间”作为此次展览的主题?

葛亚曦:

PLAYTIME这个命名其实来自60年代的一部老电影,导演是雅克·塔蒂。影片用一种接近单色的色调和70毫米的巨大画卷,用超现实的意象预言(对当时来说)或讽刺(对现在来说)了现代文明的冷漠。

有个数据统计,说深圳是全国最孤独的城市,他的单身比例在全国是第一的,所以深圳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没有归属感和安全感的,当然这不只是深圳的问题,在很多大的城市里都存在这样的现象。但你从另一个角度想,他也可以是洒脱和自由。

我们的展厅有个大秋千,我们在内部讨论时,就这个秋千,有人看到孤独,有人看到快乐,不管是哪一种,它必然唤起你的某种情绪或对情绪的想象,取决于你的主观。物本身可以是无情绪的,但设计可以去干扰或者制造情绪,让它成为连接情感的载体。

当你坐在秋千上时,它是离地的,漂浮的一种状态。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深圳城市情绪的一种。

但,PLAYTIME,一旦有了这个命名,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当空间被定义时,判断也会随之改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实验,他关乎你怎么面对和理解自己的感受。

Q3:深圳是一座年轻充满活力的城市,设计师应该如何用创意打动年轻人?

葛亚曦:

我们相信,无论在什么时代对什么样的人,真正打动你的,都是情感,或者对情感的想象。但设计是理性的结果,基本可以用数学、统计去解决,一个合格的设计应该要“设计”人在空间中所获得的感受,管理他的预期和体验。一个不相信上帝的人,在走进教堂后,同样能感受到庄严、圣洁和安慰,这是建筑本身的价值。也是设计的追求和意义所在。

所以设计师需要时刻面对自己的感受,拆解、解构感受,当然调研和洞察也是很重要的,不要只是感动自己。

 

Q4:展位的呈现里面会有哪些科技元素?

葛亚曦:

我们在这次展位中主要是通过灯光和材料,以及非现实的场景营造,符号的放大,形成一种超现实的感观。

即时视像的记录和展示会是一个亮点,完成交互和对话的重要一环。

Q5:作为深圳城市展位的策展人,希望展览与观众产生怎样的互动体验感?

葛亚曦:

相比于其他几个城市来说,深圳的“符号”是难以被快速关联的,比如说到佛山你会想到李小龙,说到广州就是早茶,深圳没有这样的符号,那我们在设计上,就把人作为深圳的符号,所以所有进入这个空间的人,都在完成我们的设计本身,这恰恰是在深圳这样一个包容的、多元的、以人为主体的城市,我们认为是最好的解答。

所以在进入展厅的一瞬间,其实互动就已经开始了,我们整个设计是很敞开的,随时可以介入和发生情感的链接,具体的设计细节我们保留彩蛋,留待观众自己去探索和发现。

Q6:深圳国际家具展今年移师全球最大深圳国际会展中心,您对展会有哪些期待?您认为有理想的青年设计师应该做些什么来迎接时代的机遇和挑战?

葛亚曦: 展会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和展示、探讨问题的机会,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都交集在一起,互相对话。我们很荣幸也很开心可以有机会以深圳这样一个城市的角度来展开语境,尤其当今年我们的展会来到了这个场地,这是一个更大更多元的平台,面临更多的交流和碰撞。以此为前提,也引发我们更多关于「中国设计身份」的思考:

有一个社会学家提出,任何一个文明的核心就是拥有能够解释自己和说明自己的知识体系,简单的说,就是自己的知识认同。

中国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但它们无法就当下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给出一个适时的答案,传统与当下是割裂的。

尤其在思想领域方面,由于近现代缺乏具体系统的理论知识体系,在历经了近二百年的近代化和现代化洗礼后,人们也早已习惯了用西方建立的知识体系来解释自身。

而对于设计师来说,无论是在设计内容还是设计理念上,都很难从根本上挣脱西方语境的桎梏,当我们不去或不能「解释」和「定义」自己,那结果就是别人会「帮」你定义。来自他者的定义,必然是片面和难以控制的。

尽管现代设计的「根」在西方,但我们仍然有机会重新定义它,就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国力增强而走出国门的日本设计师一样。此时此刻,历史的机遇就摆在我们面前,中国的设计师要做的不仅仅是「又一个漂亮的设计」,而应该自觉地实践文化使者的身份。这应该是当下中国设计最重要的使命。

深圳:PLAY TIME玩乐时间

李宝龙BloomDesign

深圳绽放设计合伙人及设计总监

SIID青年设计师委员会发起单位代表之一

Q1:绽放设计担纲了“设计IN湾区”主题展的视觉设计,你们对此次展览主题的理解是什么?

相关信息: